做强安塞文化事业,我们依然任重道远

陕北地区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之一,文化资源深厚。而安塞更是因为相对完整地保留了更多文化的原始面貌而备受注目。然而,在一系列的文化调查后发现,陕北民间文化面临的形势却并不乐观。就目前而言,民间文化的保护还没有真正受到广泛的重视,有的只是停留于保护的层面,没有得到创新发展。安塞在文化传承与保护方面虽说取得了一定的成就,然而却总给人一种底气不足的感觉,换句话说,安塞的文化先天底子不错,但发展后劲不够,尽管区委、区政府、宣传部以及文化部门为做大做强安塞文化事业不遗余力,但成效却并不怎么明显,更多的时候,还是仰仗“腰鼓、剪纸、民歌、农民画、陕北说书”来支撑门面。除腰鼓的安塞标签相对鲜明之外,其他几类则相对宽泛,体现不出安塞“独”的特色。

传统文化是先进文化的精神血脉和延续基因,它在滋养了一代代民众的心灵和精神世界、劝化归善的教育功用之外,更是稳定社会和群体、提振精神的重要力量。所以,对待传统文化,绝不能采取历史虚无主义态度,放任其自由发展乃至任由其自生自灭,这不仅是一个地方的灾难,更是一个民族的灾难。四大文明古国唯中华独存,何也?因为文化。“欲亡其国,必先亡其史;欲灭其族,必先灭其文化”就是这个道理。

目前,对于安塞的文化能够“做大”,却不能“做强”的症结在哪里?想必好多人都在苦苦寻找答案以寻求突破。在我看来,要想解开这个症结,首先得弄清楚一点:地域性文化的支撑点是什么。

不可否认,民间艺术文化对于提升安塞的地方文化品味有着巨大的作用,但它绝不是根本。也就是说,这些民间的艺术文化即便是再悠久、再辉煌灿烂,它所起的作用也只是停留于表象,并不能积淀更深意义上的文化底蕴,真正能够提升一个县文化品味的唯有文学。文学与艺术就好比人的两条腿,同样健康总会比残废了任何一条腿的人要行之快且久远。这一点,延安的延川、宜川,榆林的绥德、神木的强势逆袭很能说明这一点。
所以说,要想做强文化事业,必须强推文学发展。

我们不妨从安塞民间文化的发展现状来分析——

在崇尚网络、追求后现代主义的今天,安塞剪纸、农民画“人绝艺亡”的尴尬处境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改变。尽管安塞曾就保护和传承民间文化提出“五进课堂”(即腰鼓进体育课、剪纸和农民画进美术课、民歌和说书进音乐课),平心而论,是有一定的效果,然而又有几人能够坚持到最后呢?这些学生在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还有多少人愿意做李秀芳、高金爱、贺玉堂第二呢?

所以说,我们不缺文化,缺少的是宣传意识和文化自觉意识。不仅仅是安塞,整个陕北都是如此。阿宝能够走红,仗的不是别的,而是我们的陕北民歌;《走西口》带火了晋商文化,但走西口的文化归属权确实属于陕北;炕围画拉动了内蒙的旅游,可真正的炕围画还是在陕北;甘肃定西农民画入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带动经济腾飞的时候,殊不知他们的农民画最早是由陕北人带过去的……对此,延安一位老艺术家曾痛心疾首:“现在争论《走西口》姓秦姓晋有用吗?早干嘛去了?自不上心,就别怪人家惦记,你弄不成事还不许别人弄,没道理嘛,最重要的是我们自己要觉醒,要宣传,要明白先入为主的道理,牌子立起来了,谁也抢不走。”

我认为,要想振兴与繁荣安塞文学创作,提升安塞的文化品味,须做好以下几点:

第一、重视作协工作,积极储备、扶持和培养文学人才。文学创作的繁荣、兴盛与否,文学队伍的发展壮大与否,都直接影响到整个文艺事业的繁荣和兴盛,这是文艺理论家们早就认定了的一个事实。眼下,安塞区专门创作或从事业余创作的人有很多,其中不乏有实力较强的作者。区作协可进行一次全面的普查,将有一定创作势力的作家整合在一起,借助于《安塞文艺》这个平台,在老一辈作家的引领下,精心培养一批具有发展潜力的青年作家。同时向上一级文联、作协推荐,使其中的佼佼者能够加入更高一级文联或作协,再辅之以正确的引导和逐步完善的激励机制,壮大安塞的文学创作队伍。

第二、开展较为广泛的文学艺术活动。立足安塞,面向全市乃至全国,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的方式,有计划、有组织地开展各种创作采风、写作交流活动,同时,充分挖掘和利用安塞区地方文化资源,发挥地方文化特色和地方优势,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创作。同时结合形势,定期开展文学作品讨论与理论探究,提升创作者的文化理论素养和文学品位。同时可不定期地请一些文学大家来作相关的理论指导,同时,应大力推荐文学创作者们参加市、省级的文学培训活动等。

第三、通过传媒、网络为文学艺术搭建平台。通过政府门户网站、区公众信息网或建立专门的文化艺术网站,与更高一级的政府网站形成专门性链接,介绍、推荐安塞的文学艺术家及作品,宣传安塞的文学艺术,拓宽文学艺术的宣传渠道,并为文学艺术家的作品提供相关的维权知识。

第四、建立和完善扶持文学艺术创作的激励政策和机制。其一,在现有文学作品创作扶持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大扶持力度。其二,实行相应的税收优惠政策,鼓励企业对文学艺术事业和公益文学艺术事业的捐赠。其三,建立和完善能够调动我区艺术文化产业人员积极性的奖惩机制,对一心热爱文学艺术创作的作者,政府应当提供工作上的便利,努力创造一个更适合于其进行创作的环境。

文学的社会作用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认识作用,二是教育作用,三是美感作用。三种作用同时发生,构成了文学的社会功能。首先要明确一个支持的态度,我们党的执政理念是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我们的文学必须一如既往地为了人民。其次要加强引导,要强调文学的创作指导思想、主旨立意、基本规则等。再次,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致力于对文学创作者的素养提升,以期提高创作水平。守正创新,坚定主流文化立场,坚持内容创新发展,努力创作出体现时代精神和地方特色的文学精品,积极发挥文学的“助推器”的社会作用,不断创新机制,加强对文学的引导、扶持本地作家,做好服务工作,强化作家培训力度,引导本土作家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讲好安塞故事,传播安塞声音,展示安塞形象。

新时代谋求强起来需要高度文化自信,于国于地方,其理皆然。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指出“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文化自信需要的是使命担当的文化自觉。新时代谋求强起来的新任务,就是要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彰显文化自信,自觉担当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重任,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随着中国经济的强势发展,文化强国梦成为我国未来发展的主流,安塞文学艺术产业的做大作强已经势在必行。而今,文化越来越成为区域发展竞争的一个“软”实力而受到重视。所以,我们要坚持“虚”功“实”做,“文”活“武”练,“软”实力“硬”打造,强力推进本地的文化建设,切实为将我区打造成为名符其实的文化强区建设做出积极贡献。

张秀峰,男,80后,教师,延安安塞人,陕西省青年文学学会会员、延安市作协会员、西部散文家学会会员,99年开始发表作品,曾先后在《星星诗刊》、《人民日报》、《扬子江》、《散文月刊》等发表作品数百篇,作品主要以散文、诗歌为主,并在各种文学大赛中获奖数十次。出版有散文集《尘世浮生》。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