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一个“狂”字了得:安塞腰鼓的内在精神

安塞腰鼓这一民间舞蹈艺术的魅力所在即它的艺术特点是综合的,多方面的。但其最主要的内在精神就一个字——狂!

狂,是一种把自己摆在最低位置的姿态,是一种被人压迫但又想抗争的弱者的姿态缘于被压抑。有优越的地位站在高处看别人的人就不狂了。而安塞那群逼急了会说:“怎介?你还把我的镢头把子夺喀(去)呀?”甚至于“你还能把我的毬咬了?”的农民,祖祖辈辈生活在有千山万壑围阻,“商贾难以入其地,行旅难以出其乡”极其封闭的环境中,终日在这片黄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地劳作,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周而复始地延续生命。这群“东山上糜子西山上谷,黄土里笑来黄土里哭”的汉子们,这群“红格丹丹的日头照山畔,艰难不过庄稼汉;庄稼汉吃饭靠血汗,又有苦来又有甜;白日里山上淌大汗,到夜晚抱上婆姨当神仙”的“受苦人”的地位可以说是以往各个朝代中最低的,他们知道没有任何人在意自己,所以他们也就不在意任何人,形成一种“谁怕我?我怕谁!”的内在性格。

而安塞腰鼓是这些“受苦人”自己打给自己看的,所以他们怎么如意就怎么跳,怎样尽兴就怎样舞,即使有外人他们也不把你当外人,即使有摄影摄像的各种镜头,他们也能视若无物,只知道把自己该干的干好,把自己的力气毫无保留地挥洒出来,把自己内心的喜、怒、哀、乐等情绪宣泄出来……

“羊肚子手巾哟三道道红,刚强不过个陕北人;脚踏着地来头顶着天,世上的好汉咱一人担;正晌午的日头哟后晌的风,那炸油糕的火呀咱受苦人的心”、“阴沟里的泉来黄河里的水,人不讲义气不如个鬼”。重义气,不畏事,诚实,坦荡且敢做敢当,行事大器的安塞人在打腰鼓时的精神力量是“狂”。这股子“狂”所展示出的就是剑拔弩张、排山倒海、惊天动地、气吞山河的磅礴恢宏之势;这股“狂”气挟着舍我其谁,所向披靡、无坚不摧的军队之魂魄和不屈不挠、勇往直前的华夏神兵天降齐心协力铸辉煌——千人山地腰鼓表五千年雄风。所以似烈火、似雷电、似巨澜、似狂飙的安塞腰鼓,如果没有了一股从头到脚的狂气,那它就真的什么也不是了。

这个“狂”用安塞人自己的话说就叫“式子慷慨码子硬”!

几十年来,安塞腰鼓手们始终知道:不论谁怎么喜欢、喜爱安塞腰鼓,或者怎么讨厌、厌恶安塞腰鼓,可谁也不会也无法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腰鼓往下一放,自己又是一个黄土地上靠劳动靠汗水吃饭的农民。所以,他们不会因谁为自己喝彩就欣喜,就卖力,也不会因谁不爱看腰鼓或看了后骂几句而恼怒。只要挎上腰鼓,听到大鼓声,他们就会忘记一切,随鼓声尽情展示自我,就如撒在大地这面大鼓上的一粒粒豆子,只要鼓声一响,他们就会随鼓面的颤动而蹦起,鼓声急他们蹦的快,鼓声重他们蹦的高……

所以说“狂”是安塞腰鼓的内在精神,“狂”是安塞腰鼓的魅力所在,“狂”是安塞腰鼓的魂魄。

这股子“狂”是舍我其谁而不是目空一切,是所向披靡而非妄自尊大,是不屈不挠而绝非自以为是,这“狂”是狂放、豪迈、热烈、奔放和浑厚,而绝不是狂傲、自大、放肆、轻浮和浅薄…

(来源:《陕北的魂魄》郭志东编著)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