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西口与陕北民歌《走西口》

近年来,由于受某些影视剧影响,不少人误认为陕北民歌《走西口》是山西民歌。

走西口是一个历史事件,在陕北,关于走西口的民歌流传很多,曹谷溪先生主编的绥德文库收录的5000多首陕北民歌中有十几首关于走西口的民歌,其中就有《走西口》。

走西口与陕北民歌《走西口》

据《延安府志》、《延川县志》等史料考证,明朝以前,陕北基本上一直是北方少数民族统治的牧区和胡汉相争的战场,人烟稀少、土地荒凉。

宋朝时杨家将征战沙场的故事就发生在这块土地上;神木县境内的杨家城、延川县境内的雁门关就是杨家将当年居住和驻军的地方。

明洪武、永乐年间,由于战争和自然灾害的原因,河南、浙江和晋中、晋南、晋东等地人民渡过黄河入境居住,其中山西人占大多数,因此陕北人有:“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的说法。陕北人大多数来自山西,那么陕北方言自然就属于晋语系了,陕北话也就是山西话。

走西口与陕北民歌《走西口》

经我这么一说,近年来,有山西人能把陕北民歌唱好也就不足为奇了。

山西人、陕北人都有“走西口”的传统,所谓“走西口”就是在旧社会、由于生活所迫,有一部分人到蒙古地区做生意,现在叫做打工或发展。一百多年前,有个叫乔贵发的山西人在蒙古草原一个叫包克图的村子里卖豆腐,后来他在这里开了一家商号叫“复盛公”,“复盛公”就是今天包头市的雏形。包头人说:“先有复盛公,后有包头城。”山西有许多有名的大宅院,祁县的乔家大院就是乔贵发走西口发财之后为自家修造的院落。

走西口与陕北民歌《走西口》

当然,不是所有的走西口的人都能发达,陕北走西口的人好像尽是些赶着牲口搞贩运的,没听说谁发了财,倒是在“西口”路上流传了许多他们亦苦亦乐的民歌。

山西人走的“西口”一般指河北省张家口市和位于山西省与内蒙古自治区交界处的山西省右玉县,它是长城上的一道关隘,叫杀胡口。清道光年间,朝庭为了缓和民族矛盾,改其名为杀虎口。

走西口与陕北民歌《走西口》

陕北人走的“西口”是指陕西省榆林市区以北七公里处的红石峡,也是长城上的一道关隘。

现在榆林市区西北的沙丘上长了许许多多的树和草,这是近年来人们绿化防沙的成果;二十年以前,当你站在红石峡旁的镇北台上,向西北望去,全是黄色的沙丘,沙丘上稀稀落落长着沙蒿和当地人才能叫起名的草。很远处也能望到一些树;当地人是说,有树的地方就会有水,也是有村子的地方。

走西口与陕北民歌《走西口》

在旧社会,陕北通往蒙古草原的路很是艰险,没有宽阔的公路,商人们只能是赶着骡马驮着货物走。陕北人称牲口为牲灵。现在已经修通了西包高速公路、西包铁路,人们的耳际早已消失了阵阵铜铃声,只有几首传唱在西口古道上的陕北民歌还时常环绕在人们的耳际,叙述着那逐渐远去的故事。有一首民歌这样唱到:“羊肚子手巾吆三道道蓝、咱们见面面容易啦话话难;一个在那山上吆一个在那沟,见不上个面面招一招手;瞭见了那个村子吆—瞭不见个人。我泪个蛋蛋泡在沙蒿蒿林。”歌词大概叙说的是一两百年以前,有一个“走西口”的陕北青年与旅店老板的女儿发生了爱恋之意,后来被老板发现了,赶走了他。“走西口”路途遥遥,去一次就得几个月,十分艰辛,但是每当它路过这个村子的时候,对情人的思念之情就油然而生,也就产生了这首流传至今的民歌。

走西口与陕北民歌《走西口》

这个村子大概就是绥德县的三十里铺或米脂县境内的某个村子,因为再往前就过榆林红石峡就是沙漠了;就是说他在山沟里没能见上情人的悲伤情绪,走到了榆林还没有调整过来,所以歌词唱道:“泪个蛋蛋泡在沙蒿蒿林,”榆林城以东南方向是群山,向西北是连绵不断的沙丘;山沟里不长沙蒿,沙漠里也没有山。还有一首《赶牲灵》民歌大意应该是旅店老板的女儿在村头山峁上期盼商人归来的情景;商队的马铃一响,狗一咬,她就向山峁峁飞奔而去,看是不是自己的心上人又经此地,所以歌词唱道:“你是我的哥哥招一招手,你不是我的哥哥走你的路”。

走西口与陕北民歌《走西口》

如果说,《泪个蛋蛋泡在沙蒿蒿林》和《赶牲灵》唱的是这位年轻商人在“西口”的路上遭遇的爱情故事,另一首陕北民歌《走西口》唱得是商人在家起身时与恋人或老婆分别的情景。歌词里唱道:“哥哥你走西口,妹妹我实难留,有两句知心话,哥哥你记心头……哥哥你走西口,不要交朋友,交下了那个朋友吆就会忘了奴(我)”歌词表达了她对所爱之人一路上生活,安全方面的担心和对美好爱情的维护。(高如杰)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